北京牙医,牙齿美容,瓷贴面,全瓷牙,铸瓷

 

 

窗外的风景

这是一个十八人的散客团,从成都出发,一天游玩都江堰和青城山两个景点。我上车的时候,中巴里的空位置已经很少了,于是上车后,在车门对着的位置坐下,身边是一位装着枣红色西装的中年男士。车开动后,年青的小导游为了活跃气氛让所有的乘客都介绍一下自己打哪儿来,那个时候我听见身边的同伴说他是从辽宁来的。

从成都到都江堰的路途很短,大约只有 1 小时。这一个小时里,我无聊地看着窗外的风景,听着后面两位西安来的大哥侃大山,觉得身边的同伴特别沉默,好像是沉浸在某种气氛中,用 MP3 把自己和周围的环境隔开了。在进都江堰景区前,导游忽然询问这位男士,说他的费用只包括车程和中餐,不包括景点门票,向他确认此事,并问他是不是有军官证之类的。我看他脸上的表情很谨慎,但还是含糊地答应了,于是我明白了,他是一位现职军人。

到了都江堰,一伙人随着导游在景区逐次游览。那两位西安大哥看见我单身一个,也没个同伴帮着拍照,非常热情地承任了我的义务摄影师。旅途上,我又和新疆来的一对母女谈得高兴,和一对小夫妻数次友善地打招呼,感觉一个人的旅途不是那么寂寞。只是有几次不经意间,我发现军人同伴始终是一个人,他也不怎么和大家说笑,上了车就是听音乐。我想:“人啊,什么样的性格就决定什么样的生活状态。你看你,把自己封闭起来,对自己有什么益处呢。 ” 于是对他更有些避而远之,觉得不是一路人。

青城山的观光索道是两个人一个吊座,工作人员为了充分利用资源非要安排两个人坐在一个。整个团里,只有我和军人同伴是落单的,尽管我有意地排在前面,想一个人坐上去,最终还是被安排和他坐在一起。

吊座向山顶滑去的那一刻,我再多的不情愿也没用了。我想,还有这么长的时间呢,也许我们应该聊点什么,要不有些尴尬啊。

“我觉得您和我见过的军人很不一样。”这个开场有些冒昧,但想着,既然聊聊,就说点自己想说的吧。

“是吗?为什么?”

“因为,军人大都生活在一个集体中,所以他们对集体的认同感很强,所以相对的就很开放,也很活跃。”我的确是这么认为的。

“因为,我是一个技术军人”他给了我一个理由,听上很合理。

“而且,因为我经历了一些事,所以――――”

我没有想到他会我说起这一件也许他很少愿意在陌生人面前提起的事。其实很简单,大约十几年前,他在当地的儿童乐园见义勇为,身体受伤,得了一个市优秀党员称号和 50 元钱,从此不愿在公共场合亮明自己的军人身份。也许,一个平凡的人无法承受这个特殊职业带给他的,本不属于他的责任了吧?所以,他选择了保护性的沉默了,尤其在异乡。

后来,我知道他比我大二十岁,有一个女儿。因此,我们又谈到了教育问题,谈到了家庭责任问题―――青城山的观光索道大约只有十分钟。我们谈得并不深入,但离开索道时我们已不是陌生人。

青城山顶的上清宫是整个路线的中点,游完上清宫,体力不佳的人可以选择做索道下山,想欣赏更多东西的人可以走约两个小时的山路下山。选择走下去的大约有十人,可是从上清宫出来的时间不一样,因此队伍就散了。我出来的时候,正好有一对夫妻和军人大哥已得了导游给的下山口诀“遇桥不过,遇岔向右”准备动身,于是被编入这一组。

下山的路上,夫妻走得时慢时快,他们有时会停下来拍个照什么的,所以后来就落在后面了。军人大哥走得快,我跟在后面,也并不说话。成都的天气总是阴沉的时候多,山路上的光线不明亮,有些地方还很湿滑。可我慢慢发现,有时他走得离我太远了,会有意地放慢脚步,等我一会儿,大约是看我一个人,担心会不安全。发觉这些细微的举动时,我的心里不禁很温暖。这个军人大哥看似已经冷却的外表下,其实还有一颗热诚的心。他也许不会再有年青时见义勇为的英雄气概了,但内心还保持着善良。而这些,是我初见他时所始料不及的。旅行结束后,回到成都,我和朋友们说起这个连姓名也不知道的军人大哥。我说:“每个人都是一扇窗,推开来,总是都有着不一样的风景。”

由此我想到,每天上班的路上,总能遇到几个熟悉的陌生人。一个是浅黄头发的外国老头,个子不高,整个冬天都穿一件灰黄的中长风衣,每次见他,他都手里拿着一支烟,边走边吸;还有一年青小伙,个人不高,头发被刻意地整凌乱了,一幅黑边眼镜,经常穿一双棕黄的皮鞋,还拎一个很搭配的棕黄拼色皮包。

每天,我们都能在这路上相遇,如果我出来得早一些,可能就是那个街角,如果晚一些,可能就还不到那儿。我偶而很冲动地想向他们喊一声“ morning ”,但都只是刻意地看一眼,就彼此擦身而过了。

我不知道,推开陌生人的窗户,是一种打扰,还是一种友善?因为没有找到这个问题的准确答案,所以我的行为总是不确定的。我只是在思考,只是想象着一个镜头从外太空推向地球,然后来到亚洲、中国、北京,然后在某一条街,最后推到我身上,或者其他人身上,然后由此就可以构画出一个个完整世界,有些交叠着,有些分离。

佛说:一花一世界,一叶一如来。读过佛经,方知一个宇宙为一个世界,三千个世界为一个小千世界,三千个小千世界才是一个大千世界,而大千世界之外还有大千世界。人生有时繁复,有时洁简,有时无边无垠,有时嘎然而止。这些人生与世界又何其精彩啊。

写到这里,发现我现在拟的题目“窗外的风景”无法容纳我想说的话。从窗外入题,原本只想谈谈人与人的交往,可是写着写着,就从平视的视野转入了俯视,最终又失去了焦点。

诚如此句:

“你在桥上看风景,他在窗前看你”

2005.11.26

 

 
 

首页 | 苏医生 | 牙齿美容 | 牙齿修复 | 牙齿种植 | 牙齿治疗 |牙齿保健DIY| 留言本

本站所有内容著作权均为苏建宏所有,利用或引用本站任何内容并进行以下行为是被禁止的:

任何盈利性机构或网站利用本站内容或名称进行盈利活动,在任何出版物,赠品或光盘中包含本站内容

任何盈利性机构或网站转载本站任何内容,对本站内容进行任何修改或排版并进行发表

任何个人利用本站内容或名称进行盈利或宣传活动

如需转载、引用请与苏建宏联系或注明 京ICP备05074528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