北京牙医,牙齿美容,瓷贴面,全瓷牙,铸瓷

 

 

浮生半日闲

老苏周日上班,我和老苏最近一起渡过的周末由于只有一天,似乎总是忙忙碌碌,忙着打扫房间,忙着给咪咪洗澡,忙着洗衣服烫衣服,忙着逛超市买菜,忙着到未久联络的同学朋友家小聚 ---- 也没有觉得什么不妥,只是觉得时间过得特别快,好象睁眼时太阳刚升起,在屋里兜转两圈,就已是黄昏了。

昨天又是一个周六。早起时,风很大,但天色很好。老苏对我说:我们到香山去看看吧。想到我们花了四千块钱一个月租回来的车,不能白白地搁在家里浪费,虽然觉得风实在太了些,但我还是同意了。于是大约跑了六十公里路,从北京城的最东南角到最西北角去看风景。

香山公园对我和老苏来说实在不是什么新鲜地方,想当年,两人的第一次约会就是在香山,那也是一个周末。但我们两人都不是什么怀旧的人,所以也不会为了寻当年那热情似火的行程,一气爬到山顶。在路上的时候,我们就达成默契,今天不赶路看景,就为休闲而来。

在临近香山的时候,我和老苏都觉得来之前少做了些工作,因为听说那儿开了几家很有意思的餐厅和酒吧,但又不确知在哪儿。所以,中午饭不知能否在坊间传闻是非常有情调的那些个地方解决?也许是风大,也许是临近中午,我们到香山停车场的时候,居然有空车位。很开心地从车场出来,寻找传说中的香山一条街。我们以为会有新的地方等着发掘,可问了三四个人,还是被引到了香山公园门前我们都熟悉的街上了。

街上还有那么多卖炒货、卖旅游纪念品的小店,我们一路向上,路过哪吧,路过雕刻时光都不肯停留,以为前面有更有意思的门脸呢,一不小心就到了公园大门口。午饭还没吃呢,到哪去呢?大门边那些可疑的小店自然不想去,雕刻时光也不算什么新鲜地啊,唉,算了,就买几个在城里火得一塌糊涂的掉渣烧饼吧,香山上的饼店此刻不用排队呢。

我们拿着饼买票的时候,后面排的几个年青人对着五块钱的标价牌说:“香山的门票太便宜了 ! ”看了他们几眼,觉得不象大款啊。可说实在的,我们虽然希望香山的门票更便宜些,但香山这个地方绝对是物超所值的去处。

还没进公园大门呢,就觉得空气是香的,那是一种幽幽的清新味道。下午的阳光暖暖的,公园里游人不多不少 ( 多了拥挤,少了空寂 ) ,风变小了,满眼苍翠的松柏。我和老苏不紧不慢地走着,不想运动所以放弃了登顶的线路。站在地图前,我看见以前每每错过的双清别墅,对老苏说:咱们就去香山寺和双清别墅看看吧。

在去香山寺的路上,路过香山宾馆,在宾馆的斜对面有一个孤单单的院子,里面的三层小楼看上去有些年头了。院子门口写着“游人止步”,我却有些好奇,于是在门口张望。这时,出来一个推着翻斗车的工人,我问:“这是香山公园的园子吗?”。“不是,是宾馆的”“那,香山寺怎么走?”“沿着小路就到了。那儿可什么也没有。”

他说的对极了,香山寺真的什么也没有。曾经的佛阁殿宇,曾经的亭台楼榭都在八国联军的大火中逝去了。可是,真的什么也没有吗?听法松还在,殿柱的石台还在,我觉得,禅意还在。我和老苏拾阶而上,心里空无一物。偶而看见小松鼠在林间跳跃。

转过香山寺,就到了双清别墅。这里真是一个神仙府第啊,有山不说,因有两股清泉而得名“双清”。现在,泉水可能干竭了,但记忆还在。毛主席曾经住过的房间如当年一般陈设着,有送饭的小篓放在案上,有线装的书籍摆在床上,还有一双鞋摆在床前,一件中山装挂在衣架上。我并不是因为是毛泽东而对眼前的一切感慨,我常常想时空与生命的问题, 每每都会觉得岁月的无情与生命的鲜活是一组最有意境的事物。

双清别墅的后院有一座石山,爬上去就到了欢喜园。园里莫名其妙地摆着莫扎特、柴可夫斯基等著名古典音乐家的头部雕塑,又有一间厅堂里摆着一套根雕茶几与围椅,更有意思的是墙边的装饰柜里是一些人物肖像画,里面有哥哥张国荣。所有的东西都没有标价,但怎么看都象是要出售的。有意思 !

从欢喜园出来,我们准备出香山公园了。途经静翠湖,湖水清洌,浅浅地可望到底。风一阵阵吹来,水面的涟漪在午后的阳光里鳞鳞地闪动着波光。我和老苏找一块石头坐下,风和太阳都从背后而来,面对一湖水以及远处青碧的天空,什么也不说,享受十五分钟的安逸。

从香山公园出来的时候,我们也就在里面呆了两个多小时,可似乎已经很长一段时间了。但路过雕刻时光的时候,我们还是决定到里面坐坐,毕竟休闲下午的时间是在无计划中被消磨与享受的。

香山的雕刻时光酒吧里有一个内院。我们穿过前厅和后厅,径直坐在了后院的一棵树下。树上还没有一片叶子,但树皮光洁,树枝有节,在天空中的剪影象青花瓷。

我们刚坐下,就注意到后院有一只白色的大猫,毛色不太干净,看上去象是只流浪猫。我在来酒吧的路上买了板栗,坐下时,手里还有吃剩的半个,于是抱着玩玩的态度呼唤它。谁知道,它真的跑过来了,蹲在我的脚下,吃我给它的半个板栗。看着它那么温顺,我忍不住想摸它的头,被老苏喝止,他怕我会传染上什么不好的东西,然后再传染给我们家的咪咪。想想,自己不会收养这个小可怜,伸到它头顶的手就缩回来了。它也没有真正地吃了那半颗板栗,舔了几下,就径直地走进后厅去了。它的背景犹如一个涉世未深的年青人,独自来到繁华的都市 ------ 后来,又来了一只黄白相间的大猫,跑到离我们不远的墙角下方便,我才发现:有一个猫砂盆。这一定是雕刻时光为这些流浪的猫准备的。想到这里,觉得雕刻时光的老板和员工们真是太可爱了。

不管这些下午偶遇的小朋友了。这时,风已经完全停了,三点钟的太阳让人懒洋洋的。在温暖的阳光下,小院里的人们,有的吃比萨配红酒,有的喝啤酒就花生,老苏喝着奶油磨菇汤,我喝着咖啡,所有的人都以自己的方式享受着这个午后。在这个离北京城不远的地方,人们似乎都忘记了计划,也不管口味与格调,只是在随遇而安中书写着时光。

临走前,老苏非常惬意地对我说:“偷得浮生半日闲”。

我以为然,作此文以记之。

2006 年 3 月 19 日星期日

 

 
 

首页 | 苏医生 | 牙齿美容 | 牙齿修复 | 牙齿种植 | 牙齿治疗 |牙齿保健DIY| 留言本

本站所有内容著作权均为苏建宏所有,利用或引用本站任何内容并进行以下行为是被禁止的:

任何盈利性机构或网站利用本站内容或名称进行盈利活动,在任何出版物,赠品或光盘中包含本站内容

任何盈利性机构或网站转载本站任何内容,对本站内容进行任何修改或排版并进行发表

任何个人利用本站内容或名称进行盈利或宣传活动

如需转载、引用请与苏建宏联系或注明 京ICP备05074528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