北京牙医,牙齿美容,瓷贴面,全瓷牙,铸瓷

 

 

观话剧《阳台》有感

久未有小品问世的陈佩斯近期因为一部话剧《阳台》而受到了媒体的关注,报纸上好评如潮。国庆期间,我和老苏带上有“文学老年”美称的妈妈一起到海淀剧院观赏了这部四幕舞台喜剧。

故事是以一群民工向小包工头老穆讨要两年共计 44 万元的工钱开始的(欠钱的逻辑链是开发商欠了建筑商,建筑商欠了大包工头,大包工头欠了小包工头,小包工头欠了工人)。故事有两条主线:一是老穆在自己小舅子和一帮工人的逼迫下讨要工钱;二是侯处长的秘密泄露,包括婚外情与受贿款 1000 多万元。这两条线从老穆不小心被风从楼上吹下去,掉在十六楼的阳台上而从一开始就缠绕在一起,将全剧的情节与人物一一展开:有自私自利的情人莉莉,有极端虚伪恶劣的侯处长,有无耐而善良的老穆,有泼辣而现实的侯处长夫人秀芬。故事随着莉莉逼迫侯处长离婚不成,老穆无意中将受贿款文件袋带走并归还秀芬,发展到秀芬发现丈夫与莉莉的私情,以及侯以为受贿款在莉莉手中而与秀芬离婚,最后警察来了,真相大白,侯处长从窗口跳下。整个故事充满了戏剧冲突,也因为有了太多的冲突,让我和老苏都觉得这部喜剧具有了更多的小品印记。

 

我和老苏都不是懂戏之人,所以除了觉得陈佩斯的语言与表演仍脱不了小品的影子因而有些遗憾外,还是在很多的时刻发出了快乐的笑声。但既然欣赏了此部作品,总免不了要评论一番。细想下来,有以几点值得思考:

首先,这部戏剧在公开的场合用幽默地方式讲述了一些不是秘密的秘密,从而具有一定的批判意义。象开发商拖欠工人工资,官员收取开发商贿赂,婚外情,这些无不是大众媒体上时时供人们讨论的谈资。但是,本剧也和所有的该种类型新闻一样,用一个非常简单的方法给出了惩罚的结果,而回避了问题的根源以及解决问题的办法。

其次,人物有时代感,但刻画有些脸谱化。例如侯处长,这个既没有爱情,也没有亲情的人,在金钱面前表现出刻骨的虚伪。他对于情人只是肉体上的利用,对于爱人只是家庭维系的需要,无论什么样的感情,只要到了金钱面前,统统成了可以抛弃的。这种恶棍式的人物,我们总有似曾相识的感觉。再例如老穆,不论他怎么被逼无耐,他总是一个正直而善良的家伙,忠于伙伴,不昧巨款,这种感觉在陈佩斯表演过的那些人物中也能看到印迹。

在戏中,以大胖子形象出现的秀芬,是一个让人开怀的人物,不仅因为她肥肥的身材与粉嫩的绿绸缎睡衣相衬有着巨大的喜剧效果,还因为她的言行中有着一些普通妇女的特质,例如对于大厨房的赞叹,对丈夫表现些微关怀的欣喜,在最后分钱时的现实,以及看透丈夫后与之绝裂时那有些神气的举手动作。我觉得,这是一个很新颖的形象。

还有一个非常有意思的事是:虽然是喜剧,但结尾却以侯处长的自杀为结束。当然,我们知道如果不如此,是无法向主流舆论交待的。只是,这个结尾处理得比较轻巧,因此,虽然是一个沉重的结尾,但还不至于压抑。

在看戏后的第四天,我在陈佩斯与朱时茂的专访中,听见陈说自己转攻话剧的理由是因为话剧有收入,能养家糊口,不象小品只有投入。听到这个理由,我有些吃惊,一直以为他应该有个更高尚和艺术的理由。不管理由是什么,《阳台》是一部创新之作,让我们除了《茶馆》《雷雨》之外,还有些新东西来琢磨。

让我们为创新喝彩!

2005 年 10 月 6 日

 

 

 
 

首页 | 苏医生 | 牙齿美容 | 牙齿修复 | 牙齿种植 | 牙齿治疗 |牙齿保健DIY| 留言本

本站所有内容著作权均为苏建宏所有,利用或引用本站任何内容并进行以下行为是被禁止的:

任何盈利性机构或网站利用本站内容或名称进行盈利活动,在任何出版物,赠品或光盘中包含本站内容

任何盈利性机构或网站转载本站任何内容,对本站内容进行任何修改或排版并进行发表

任何个人利用本站内容或名称进行盈利或宣传活动

如需转载、引用请与苏建宏联系或注明 京ICP备05074528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