北京牙医,牙齿美容,瓷贴面,全瓷牙,铸瓷

 

 

磨 合

老苏租了辆夏利,手动档,无助力转向, 1.1L 排气量。

上车前一天晚上,他给我打“预防针”说:离合器不太好掌握,总是熄火。我嗤之以鼻,心想:“您开车的技术跟我比,还是差远了,你熄火一点也不奇怪啊。明天我开给你瞧瞧。”

第二天一早,七点刚过,两个人就下楼了。上得车来,首先是觉得车内恶臭无比,那种气味是无数人的汗味、脚味、体味混合成一团的,不下流,但很低级。幸好早上气温不高,开得车窗后,稍稍散去了一些。然后,我把自己勒进那条脏兮兮的安全带里,踩离合,点火。一点,没着;再点,还没着;再再点,就是不着……这是什么车啊?好不容易把车给点着了,缓抬离合,车倒是平稳地开出了。

开车后的前 1000 米,我极为得意。因为,车感不错,动作流畅,老苏心悦诚服地承认我就是比他强一点点啦。可是,在过了几个红绿灯后,我发现我找不到档位了,感觉位置到了,却没有明确地挂上档的感觉。而且在一档起步时,尽管小心翼翼,这车还是一再熄火,一点也不给我面子。很快,它在我的心里造成了阴影,每停一个路口,我心里就祈祷:千万要起步成功啊。可是成功的概率只有 50% ,而且即使成功了,起步速度也极慢,搞得我很不爽。但不管怎么说,前二分之一的路,我们还算顺利。

后二分之一的路,我受尽折磨。首先,我发现四惠桥堵得满满,考虑到我实在没有信心驾驶这个可怕的家伙,在长达百米的环状引桥上无数次的坡起,就轻率地做出了一个更为错误的决定:向东。我以为向东后,马上就能左转回到辅路,谁知开出数里地去,好不容易左转,才到了那条也不通畅的辅路。此时,太阳已经高高地挂到空中,气温开始回升。我想,把车窗关上,开点空调吧?结果,由于功率太小,空调一开,起步就熄火。夹在一群争先恐后的骏马中,这辆可怜的夏利象一只行动迟缓的绵羊,为了让这支羊跑得更稳些,我只能在它“温暖”的胸膛里汗流浃背。此时,望着前面的长龙,我的脾气变得很急燥。坐在后排的老苏好意地帮我理理肩带,被我恶语相向:“你说,你这是租的什么车啊?空调没法用,起步就熄火,简直是受罪。你趁早把它给还了!!”几次三番地熄火在拥挤的车流中,我几乎想从车里跳出来,放弃得了。

后来,好不容易到了四惠,又被老苏误导上了东四环,不得不又开出数里,然后排队挤在红领巾桥出口。在出口一步步地往前蹭的时候,我想死的心都有。耳边是聒噪的马达声,眼前是长长的车队,身处闷热的车箱,我把一切的不如意都归结于老苏。是他,租了这辆让人受罪的破夏利;是他,从来也不会把自己的老婆安顿舒服;是他,缺乏生活的常识,总是做出愚蠢的决定;是他,考虑问题简单………我心里一肚子怨气,以致于到了公司楼下,我下车后都没有给他打招呼,就径直上楼了。

到了公司,在自己的位置上坐好,喝了点牛奶,在空调房里平息了愤闷的情绪。心里想想早上的经历,捉磨着:他租这个车的时候,我也觉得价钱便宜啊;走错路,也不完全是他的错;他的水平那么差,不会被我的坏情绪影响,出什么意外吧 ?………忽然觉得自己过分了,迁怒于这个老实人是不对的。

于是,估计他已经到了诊所的时间,我给他打了个电话。

“老苏,怎么样啊?到诊所了吗?”打电话前,以为他会有些沮丧的,毕竟老婆抱怨了一路。

“挺好的。没问题,我已经到了。”电话的那头,和风丽日的,声音里透出的是轻松和自在。

“早上,我太急躁了。”我说。

“没事啦,我都习惯了。我才不象妈妈呢,我受得了,咱们还得过一辈子呢。”(见注)

那一刻,忽然觉得幸运。

毕竟,没磨合好的只是一辆租来的车,却重新发现:磨合好了的是自己的婚姻。

注:前天,我一句话惹恼了他丈母娘,她生了两天气,还打算提前回老家了。瞧,这还是亲母女呢。:)

 

 
 

首页 | 苏医生 | 牙齿美容 | 牙齿修复 | 牙齿种植 | 牙齿治疗 |牙齿保健DIY| 留言本

本站所有内容著作权均为苏建宏所有,利用或引用本站任何内容并进行以下行为是被禁止的:

任何盈利性机构或网站利用本站内容或名称进行盈利活动,在任何出版物,赠品或光盘中包含本站内容

任何盈利性机构或网站转载本站任何内容,对本站内容进行任何修改或排版并进行发表

任何个人利用本站内容或名称进行盈利或宣传活动

如需转载、引用请与苏建宏联系或注明 京ICP备05074528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