北京牙医,牙齿美容,瓷贴面,全瓷牙,铸瓷

牙医苏妻专栏

 

 

顺其自然,为所当为

 

我不知道大家有没有考虑过生老病死的问题,如果你象我一样,虽然只有 30 岁,它就已经不仅仅是一个遥远的问题,而成为一个随时发生在身边、需要面对的情况了。

在一个周日,象往常一样地起床后,脑子里忽然浮出最近遇到的一些事:我发小的父亲,在家乡咳血,后来被查出得了肺癌,最近在北京做了肺叶切除;老苏的父亲前段时间患感冒,由于肺心病的原因全身浮肿,不得不在家里租氧气瓶吸氧;最近意识到自己已近三十岁了,最灿烂的青春已悄悄地迈着步子朝岁月相反的方向走去;这一天天的日子,似乎在离死亡益近……当我独自在家捉摸这些问题的时候,我变得有些无法承受。

于是,心情变得很糟,眼泪在眼眶里打着转。有些莫名其妙,但又真切感到绝望。于是,我拿出手机,在电话簿里一个姓名一个姓名地翻看。近两百个人,却不知道找谁,犹豫再三,终于还是拨通了初中同桌的电话。

我的这个同学当过兵,后来又学法律,人既聪明又勤思,更关键的是我从小抄他的数学作业,所以于我来说,就这些问题请教他,丝毫不难为情。通话是开门见山的,我把问题径直地抛了出来。然后,一个小时过去了,心灵的天空晴朗一片。我想也许因为这一个小时,我后半生的许多苦都不用受了。他跟我说的内容大抵如下:

“关于生老病死关,每个人都会经历。有些人早一些,可能困挠其一生;有些要晚一些,等到他自己面对,才意识到。现在,你意识到了,是好事,因为这是精神层面的思考,关乎灵魂与价值观。所以,首先要明白,这个问题不是你独有的,每个人都在经历,或早或晚”

“思考这些问题的时候,有一点必须知道:人生中的有些因素是你没办法控制的,比如时间,比如衰老,比如熵。没法控制的这些事情是自然界的规律,不是个人的能力所能改变,所以不用强求,也不用羞愧。我们要做的就是顺其自然。”

“上世纪二十年代,在日本出了一位很有名的心理学家,叫森田正马。他发明了森田疗法,其中最核心的两句就 是—— 顺其自然,为所当为。”

………

“顺其自然 , 为所当为”,这句话对我来说如醍醐灌顶,心里的恐惧和焦躁一下子就没有了,我觉得有禅宗里顿悟的感觉。

其实,死亡不过是我所面对的问题中最为极端的一类。我的问题其实是在于如何看待我自己,如何看待这个世界,如何建立自己的规则与节奏。一直以来,我都以积极的态度在追求与生活。但是,当年岁渐长,少年时的梦想有些慢慢地变得不可能时,我感到有些无力和沮丧。为了快乐,我也学会了妥协,有时也违背原则只为寻求片刻的平静与欢愉。但是,心里未尝不是痛苦的,觉得无法战胜自己是很惭愧的事情。那时,心中所持有的前提是:我能靠自己解决所有的问题。而当死亡的问题摆在面前时,我明白了:有些问题是不可能被解决的,不能被解决的问题就应该顺其自然;做自己能够做的事,为所当为,这是当下最明智的选择。

在接下来的日子里,我发现这句话不是空洞的说教,它有时更象护持心神的咒语,我时刻挂在嘴边,而心情还真的好了许多。比如,我的老板离职了,工作压力象山一样的压来,我觉得自己有好多地方不如她,但是也必须承担这个部门的责任了,这时,我会对自己说这一句,然后安排好内心对自己的预期,做自己此刻能做的事。还比如,以前我一直害怕父母的衰老,害怕他们也会不幸得什么不好的病,现在,我也安然地接受衰老的事实以及得病的不确定性了,只是很羞愧的是我还没有做得比以前更好,还不能接受老人是得象孩子一样被哄着的事实。

是啊,我看佛经已有一段时间了,但直到同学告诉我人生应该“顺其自然,为所当为”,我才感到自己领会了惮学用于世俗人生的要诣。象我们这样的平常人,热爱世俗的生活,所以常常要受“执着”与“着相”的苦。如何能减轻这些痛苦呢?我以为,顺其自然,为所当为是一条可行的心灵之路。愿与与大家分享。

2006 年 1 月 2 日

 

 

 
 

首页 | 苏医生 | 牙齿美容 | 牙齿修复 | 牙齿种植 | 牙齿治疗 |牙齿保健DIY| 留言本

本站所有内容著作权均为苏建宏所有,利用或引用本站任何内容并进行以下行为是被禁止的:

任何盈利性机构或网站利用本站内容或名称进行盈利活动,在任何出版物,赠品或光盘中包含本站内容

任何盈利性机构或网站转载本站任何内容,对本站内容进行任何修改或排版并进行发表

任何个人利用本站内容或名称进行盈利或宣传活动

如需转载、引用请与苏建宏联系或注明 京ICP备05074528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