北京牙医,牙齿美容,瓷贴面,全瓷牙,铸瓷

 

 

文化的由来

其实,我原本不想用“文化”这么一个其大无比的词来开讲,尤其是我以下所说的将是一些细碎的琐事。可是,想来想去,没有这个词,还真无法把意思表达清楚。

事情大约是这样的:

一直以来,我对男性所钟爱的足球赛事持怀疑与批判态度。在我来看,这些体育赛事除了无端地消耗社会的财富,培养一些浅薄的球员,发泄男人过剩的精力外,实在没有存在必要。人们无中生有地把它创造出来,然后沉浸在这些人为的规则里狂欢或沮丧,似乎只是一场虚幻的闹剧。

直到有一天:

我在早班的地铁里和老苏分享一份报纸,无意中看到体育版里配发一张图片,图片的底下有这么一行字“比赛结束后, ** 兴奋地冲到场边做起贝贝托式的摇篮动作”。什么是贝贝托式的摇篮动作呢?这可是个新名词,于是我请教老苏。老苏很内行地告诉我说:贝贝托是 1994 年世界杯上巴西队的一个队员,当时巴西队好像是和荷兰队争取冠军,经过艰苦地努力,巴西队取得了胜利。决赛中,这个刚当上父亲的队员攻进了一粒重要的进球,于是兴奋地在场上做起了抱着孩子轻摇的动作。从此,这个动作成为了那些刚当上父亲的球员们,表达胜利喜欢的招牌动作。

我没有想到一个摇篮动作的背后居然有这么可爱的故事。那一刻,我忽然明白了:不是某个球星魅力大,也不是足球运动独一无二,而是那些热爱这项运动的人们在过去的几百年岁月里,为这项运动留下了太多的历史。现在的人们,所享受的不仅是运动本身,还有文化,而这种文化是让足球再活几百年的更强大的理由。

由此,忽然发现,文化这个对我而言曾经阳春白雪的词象路边烤熟的红薯一样散发出诱人而熟悉的香味,它离我们并不那么远啊。文化来自于读书人,来自于书面家,来自于精英阶层,也同样来自于我们这些普通人。

前两天无意中看到刘德华接受中央电视台的专访,他反复提及的一个话题是娱乐圈,他说:娱乐圈无罪,她从来就是这个样子,改变的是个人,不变的是娱乐圈。后来,我又在整理电脑中的文件里看到有一个文档是关于香港最早的娱乐周刊《明周刊》封面的。从 1970 年,一个穿着黑色泳装的年青女子开始,明周刊的封面记录着众多的悲欢离合:有罗家英准备迎取汪明荃(可惜这个美好的愿望到现在也没实现),有翁美玲成为最当红的电视明星(斯人已去二十余年矣),有郑少秋与肥肥的合影(那时肥肥还好年青,少秋也未成外公),有白衣的成龙与林凤娇(他们的儿子都已演电影了),有刘嘉玲被劫与梁朝伟准备和她结婚(秘密不再是秘密,正义战胜邪恶,梁朝伟早已是真正的男人),还有时年一朝成名的张国荣和初露头角的梅艳芳(繁华落尽,雁过无痕),等等,等等。一页页翻过来,那些被娱乐圈放大的了悲欢人生,成了娱乐圈文化的一部分。这时,我更深刻地理解了什么是文化。

我想,文化原本是一场分享的盛宴,参与其中的人们既精心地准备着美食,又开怀地享用欢乐。席间,有人退场,又有人加入。随着时间的流逝,盛宴成为一种仪式,文化就此诞生。

 
 

首页 | 苏医生 | 牙齿美容 | 牙齿修复 | 牙齿种植 | 牙齿治疗 |牙齿保健DIY| 留言本

本站所有内容著作权均为苏建宏所有,利用或引用本站任何内容并进行以下行为是被禁止的:

任何盈利性机构或网站利用本站内容或名称进行盈利活动,在任何出版物,赠品或光盘中包含本站内容

任何盈利性机构或网站转载本站任何内容,对本站内容进行任何修改或排版并进行发表

任何个人利用本站内容或名称进行盈利或宣传活动

如需转载、引用请与苏建宏联系或注明 京ICP备05074528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