北京牙医,牙齿美容,瓷贴面,全瓷牙,铸瓷

 

 

 

牙事

《京华时报》2005-01-10 郑平

每天晚上电视里各种各种各样牙膏广告出来的时候,我觉得牙医这种职业真到了该消亡的时候。那些广告包含着大量医学名词和科技知识,让你不信不行,美女帅哥专挑那些能露出洁白牙齿的字眼对你咧嘴傻乐,号称他们宣传的各种牙膏几乎能预防和治疗全部牙齿疾病--牙龈炎、牙周炎、龋齿、牙结石以及那些不属于疾病的烟渍茶渍等等等等。牙膏把什么事都办了,牙医看来只能去当兽医了--至少到目前为止,牙膏还管不到畜生那一块儿。

事实证明我纯属杞人忧天。有一天走在街上,正在换牙的小女有一颗乳牙松了,摇摇欲坠,嫌碍事,嚷嚷着要我给拔了,我哪儿下得了手啊。正好路过一家牙科诊所,据说全球连锁,世界著名。带着孩子进去,三分钟之后给吓出来来了--白衣天使天使般得微笑着粗略一算,挂号费、拔牙的手续费、止血消炎费、防止感染的药费,加起来将近三百元。出得门,我硬下心来,让丫头张嘴,我说试试牙到底松到什么程度了,不想轻轻一碰,那牙就掉在了我手上。我举起那颗小小的牙齿,对着阳光照了又照,一时不敢相信节省三百元竟然如此轻而易举。

如此气派牛气的地方,伸手给换牙的孩子拔下颗牙就要三百,可见是个见惯大钱的店家。况且这肯定只是小得不能再小的买卖,我带着孩子狼狈退出的时候,天使的笑容依然灿烂而淡定,毫不在乎三百元流失,更让我相信他们实际上生存得相当不错。

电台著名主持人张老师半年洗一次牙,已成习惯,一次五六百元。我戏言坚持几年,张老师的每颗牙齿都将凝结出象牙的价值。后来包治牙齿百病的各种牙膏雨后春笋般诞生,张老师依然坚持洗牙,每隔半年依旧“孝敬”某著名牙科诊所一次。

确信牙医们至少可以保持衣食无虞的宽裕之后,我便觉得那些牙膏广告可疑了。俗话道,说者无意听者有心,对广告这东西你得反过来:说者绝对有意,所以听者绝对不能无心,去伪存真的鉴别分析绝对是必要的。

前些日子每天晚上都看反特推理电视剧《梅花档案》,情节曲折离奇,环环相扣。不过不是吹牛,看到一半的时候,我就猜出那个漂亮可爱的女公安战士可能与白家三姐妹有点什么关系。倒不是我聪明,实在是广告把我锻炼出来了。

苏医生录入,转载请注明

 

 
 

首页 | 苏医生 | 牙齿美容 | 牙齿修复 | 牙齿种植 | 牙齿治疗 |牙齿保健DIY| 留言本

本站所有内容著作权均为苏建宏所有,利用或引用本站任何内容并进行以下行为是被禁止的:

任何盈利性机构或网站利用本站内容或名称进行盈利活动,在任何出版物,赠品或光盘中包含本站内容

任何盈利性机构或网站转载本站任何内容,对本站内容进行任何修改或排版并进行发表

任何个人利用本站内容或名称进行盈利或宣传活动

如需转载、引用请与苏建宏联系或注明 京ICP备05074528号